“我是不是该说点什么,还是该做点什么?别紧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像陌生人初次见面那样,刘奈你可以的!”

  心中打气,刘奈努力做出惋惜悔恨不得已的表情,对面前这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说:“别等,千万别等,等也不爱你!”

  痛快!看着眼前美人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刘奈心中只想买挂鞭炮点了撒撒欢儿。

  韩彩香,一个超级漂亮的女人。刘奈上辈子生活在网络极度发达的时代,什么美女没见过?可遇到这位每次见都会感觉到惊艳,那张脸简直是精准踩在了男人审美的上限上。

  用刘奈上辈子从电视剧里看来的话说,那是一张方便干坏事的脸!

  “你……你刚刚说……”韩彩香有些不确定,似乎是要他再次重复一遍,一副有点怀疑人生的样子。

  “明天便是各仙门来接人的日子了,这次一别怕是再无相见之期,何苦浪费彼此的时间呢?”刘奈仍旧一脸悲戚,视线却是已经开始向周围乱扫了。

  果然啊,无论在哪个世界,这美女的回头率都是最高的。虽然他知道韩彩香是个内心多彩多姿的白莲花,但本着少个敌人多条路的原则,他还是做出了一副被甩的表情。虽然他们实际上并没有在一起过。

  “不,你刚刚说,不爱……等也不爱?”

  “哦,你这不是听到了嘛,还重复什么呢?”刘奈回答干脆利落,伸出的一只手却僵在空中,完美演绎了一个想要挽留却心知已经彻底失去的痴情人。

  “……”韩彩香。

  唉!刘奈长叹一声转头便走,走的痛哭流涕,走的生无可恋,走的肝肠寸断!

  “……”韩彩香。

  ……

  两条街后,刘奈演技一收,感觉空气都清新了。

  梅雨季节的簪花城有些闷热,但挡不住城中人们的雅兴。他们三五成群的吟诗作赋,兴致勃勃的欣赏霓裳舞韵,路边几个孩童有模有样的练武功,繁盛祥和的景象不是刘奈第一次感受了,却是他拥有这具身体后第一次尝到那种淡淡的烟火气。

  刘奈前世是个很有点小聪明却毫无朝气野心的人,整个高中小说从不离手却还是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在他心中,未来就是靠着父母余荫找个事业单位混日子,娶妻生子继续过着边看小说边工作的枯燥生活。

  谁知道,马路上的司机大哥他不同意啊!然后刘奈就到地府逛了一圈,鬼吏阎君都还没来得及认识呢,就又通过六道轮回投胎到了这个世界,不过一起投胎下来的不只他一个。

  他与另一个很厉害的灵魂同时钻进了母胎之中,小孩出生,也许是命运安排,孩子也叫刘奈。

  但名字相同占据身体主导位的却不是他,整整十四年啊,他像是个拥有上帝视角的旁观者,看着刘奈一步步成长,一点点变成了如今贪财好色的纨绔子弟。

  三字经里面写,人之初性本善,以前刘奈是认同的,但现在却有着不同的理解。

  这刚出生的婴儿确实看起来是白纸一张,但其体内的灵魂却是肮脏的可以。证据有很多啊,比如他幼年嘬奶时熟练的嘴唇动作,稍大一点往父亲小妾怀里乱拱的浪荡表情,还有时不时随妹妹屁股乱扭的眼珠子!

  刘奈敢指天发誓的说一句,他如今这副人见人嫌的样子,绝对与自己无关。

  哼,刘奈是看不上这货的,虽然他的灵魂确实很强。

  原本他以为这辈子也就如此了,谁知女表子配狗天长地久,渣男娶鸡无懈可击!再浪的老司机也终于遇到了对手。

  “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啊!”刘奈张开双手闭上眼睛,仿佛要在这充满了烟火气的菜市口拥抱世界。

  “少爷,您这是……受刺激了?”

  刘奈闻言睁开双眼,一个长相很平庸不需要描写的书童就站在他面前。这个书童年纪与刘奈相同,是刘奈父亲在好多年前从人牙子手里买来的伴读。

  刘奈伸手将书童搂过来,“少爷我这是在感悟人生,说了你也不懂。”

  仿佛哥俩好似的动作让书童直接打了个哆嗦,那眼中一闪而逝的恐惧看得刘奈直撇嘴。

  以前那位刘奈嚣张霸道,即使是陪伴了自己好几年的伴读小书童也动辄打骂,他只不过是伸伸手,瞧给这孩子吓得。

  书童发现自己并没有挨打,松了口气道:“少爷,老爷让你回去将资料背熟,你……”

  “早就背熟了,不过就是些有关仙门的介绍而已,其实背了也没用,毕竟这是个互相选择的过程,再说凡人哪里知道仙门内部的事情,那点资料忽悠人的意义远大于实际。”

  刘奈不屑的挥挥手,书童当然也没法反驳。

  说起来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有些类似于古代,平民多是朴素的布衣,商贾人家多是飘逸的绸缎,至于贵族,嗯,刘奈来到这里十四年还没有见到贵族长什么样。

  但他是知道有贵族存在的,而且这个世界的贵族绝不简单,豪门这种东西是可以跟仙门划等号的!

  “他就在那!别让他跑了!”

  两声呼喝让刘奈挑了挑眉毛,回头瞄了一眼,发现街道另一边突然间出现几个彪形大汉,只要一看这些彪形大汉的服装就知道是什么人。

  “哎呦我去!”

  刘奈转身就跑,然后很干脆的跟书童撞在一起,两人翻倒直接压塌了路边一辆卖风筝的小车。

  “靠!你小子可是害苦了少爷我!”

  “……”

  刘奈脸色平淡的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很有气度的跟无辜摊贩道:“这些风筝本少爷买了,去刘府要银子吧。”

  抬头间几个彪形大汉已经将其包围,只是别看他们凶神恶煞,但却也只是围而不打。

  哼哼,果然如本少爷所料,这打架啊看得就是气势,你要是镇定自若将这些汉子无视掉,那么他们还真就不敢贸然出手。

  “我估计你们也该来了,前面带路吧。”

  刘奈的镇定显然让汉子们有点拿不定主意,互相瞅瞅,一个明显有点小机灵的汉子前头一引,“刘少爷请吧!”

  刘奈点点头,回身对书童道:“我去找老万告个别,毕竟明天一别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之期。”

  书童愣愣的看着刘奈跟彪形大汉们离开,眼神渐渐恢复清明并越发冷厉。

  刘奈跟彪形大汉们没有走太久,仅仅是拐了几个弯就进入了一家酒楼。

  “玉容公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挑的地方都这么讲究。”

  刘奈上了二楼,入眼就是一张画着青山绿水的屏风,有一句话说得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都是钱呐!

  越过屏风就看到视野颇为开阔的二楼雅座,以及同坐在一边的俊男靓女。

  刘奈的视线并没有在韩彩香的身上停留,而是淡淡望着其旁边那个丰神如玉的少年。

  “老万,这是找我来叙旧的?你准备好拜入哪一个仙门了吗?”

  万玉容有些古怪的看着刘奈,老万?这什么称呼啊。手指习惯性的转动折扇,但仅仅刹那就避开了刘奈的节奏,“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虽顽劣不堪,但对于彩香仍旧心有怜惜敬重,可今天我很失望!”

  刘奈闻言翻了个白眼,有心想要谈谈韩彩香的心机,可想了想又觉没有意义。毕竟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簪花城是位于齐国南方的一个内陆城市,规模不小仅次于齐国京都。算得上一个大城市,只是地理位置不算重要,所以并不十分繁华。

  在簪花城中只有三个势力能够拿得出手,分别是刘家、万家和韩家,其实说白了就是三个商贾之家。

  三家生意经营主体不同,所以能够相安无事,至少上一代是如此。可随着三家势力的不断扩张,彼此难免会产生矛盾。平时大家还算克制,甚至三家家主都有默契的将问题解决期望放在了下一代。

  可世事无常,谁也想不到这一代的三家继承者竟然都是天选之人!

  所谓天选之人顾名思义就是被上天选中的人,也说不清到底是哪一年开始的,新生儿出世的时候竟然会有异象灵光伴随,搞得跟有多少上古大能转世似的。

  如果这事仅仅只是个别现象也就算了,可异象灵光出现的密集程度远超世人所想,单以簪花城为例,那一年就同时出现了三个,也正是此时在座的刘奈、韩彩香与万玉容三人。

  “我认为你该向韩小姐道歉,当着簪花城百姓的面道歉。”万玉容轻轻打开折扇就连找麻烦时也要注意风度。

  刘奈有些好笑,他虽然刚刚接管了这副身体,可毕竟看了十四年的上帝视角,对于万玉容和韩彩香也是有足够了解的。

  万玉容在他看来就像是电视剧里的男二,有一句话叫男主是属于女主的,男二是属于观众的,万玉容就是这种。

  若让刘奈形容的话,他就好像是一丛挺拔的青竹!

  只可惜,这万玉容什么都好,偏偏对于情爱之事有些拎不清。而与他相比,旁边的韩彩香就要心机的多。

  刘奈之所以要先跟韩彩香断了关系,就是知道她在吊着刘奈的同时也在吊着万玉容。

  刘奈毕竟是从那个网络极度发达的时代过来的,对这种事看得很多,如果站在韩彩香的立场来想,其实她做的倒也没有大错,两男追一女,女方当然要有所比较选择,甚至于万玉容与刘奈前身也默认了这种事。

  说到底,三人都是天选之人,如果按照正常轨迹,明天就应该各选择一个仙门加入了。而这个世界道侣之风颇为盛行,这显然是三人间的一种默契。至于最后谁成全了谁,呵呵,那就只能靠时间来验证了。

  只是问题来了,刘奈不想入仙门,所以这一架必须打!

  “嗯!我想想……”

  刘奈做思考状,眼神瞄向桌上的茶壶,一只手缓缓按向桌沿,脑海中已经走了一遍流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面包零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俺的头上也有光,俺的头上也有光最新章节,俺的头上也有光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