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学院素来只上半天课,下午和晚上,月倾城就在房里修炼。

  第二天,她走向东府的教室。

  听别问天透露,因为东府本届新生只有她一个,府主正忙着找院主理论,要多调一些学子过来的。

  再不济,亦可以从外院调度过来,不然一个学生该怎么教?

  想来,也不会过于的寂寥。

  老生区和新生区不在同一栋楼,月倾城踏入新生楼的时候,感到这偌大的楼里,怕是真可能只有她一个人。

  并没有太过的在意,月倾城进了课堂。

  “嗯?”

  然而,有人比她还早到。

  那人靠在窗边,纤长的身影配上明媚的光线,已可入画。

  帝不孤。

  他转头,俊俏的面庞上露出和煦的笑意。

  “你来了?对了,我是帝不孤,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本届,对方相互之间,唯一的同学。

  月倾城拧眉。

  冷眼微扫,这几百人的大课堂,竟然只有一张桌子,一张长凳。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岂不是要和这个陌生男子一起坐?

  “欧阳十三。”她淡淡道。

  帝不孤也扫了一圈,解释说:“适才,西府的新生们将桌子凳子都搬走了,只余了这些……一起坐,欧阳,你不会介意吧?”

  欧阳?

  这个男子,倒是会给她起称谓。

  不过,他们很熟吗?

  “你们都来了啊,都别干站着,坐下吧。”

  这时,走进来一个年纪颇大,满头白发的老者,面目慈祥的与他们两人打招呼。

  月倾城不动。

  帝不孤也不动。

  月倾城拧眉,坐下。

  帝不孤微勾唇,也坐了下来。

  “咦?怎么……别的同学呢?还有,这教室其他的桌子和凳子呢?”老者抖着颤巍巍的声线。

  月倾城无语。

  从老者进来到现在都过了多长时间,他才发现这个问题么?

  他真的能教课?

  月倾城不支声。

  帝不孤也不支声。

  老者顿了顿,竟也是十分随意的性子,也没有再问,直接就上课了。

  可是……

  这上的是什么课?

  刚开始讲元力的流动性,讲到筋脉对元力的局限和保护,不知怎么就讲到东府府主身上了。

  “啊,那小子,当年贼调皮了,上课有他在,从来就没有安静过……”

  喋喋不休,不知所云还毫无间断的讲了半天。

  月倾城耐着性子坐着,而旁边的帝不孤,则是百无聊赖的托着下巴,时不时的将打量的目光,投在她身上。

  下课时间一到,月倾城立马起身往屋外走。

  “欧阳,等等我。”帝不孤追过来。

  月倾城投去问询的目光。

  帝不孤扬唇笑道:“欧阳,你要去用午膳吧?我可以和你一起吗?”

  月倾城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帝不孤无奈的笑了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东府新生就我和你,以后院里有什么事,我们两个总是要一起行动,也有个照应,你说呢?”

  月倾城抿唇。

  “走吧,三楼,我请客。”帝不孤很是豪爽。

  “各付各的。”月倾城道。

  说完,她便出了屋子,帝不孤无奈的摇摇头,追了过去。

  路上,月倾城心里微缓。

  帝不孤并不像别问天和花颜那般的吵闹。

  一路上不说话她挺习惯的,悄悄打量帝不孤,发现他也没有什么尴尬的神情。

  只不过,有一个大缺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面包零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最新章节,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