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宋乔安咳嗽了几声,扯着嗓子干痛,更觉身上的力气所剩无几。

  这五月的天气,已是日渐暑热,可她依旧觉得如坠冰窟。

  她这才穿越过来一个月,先是死了“爹”,接着淋了一场雨,就躺在这破床上要死不活了。

  这原主的身子骨是有多虚啊!

  一只带着微微凉意的手抚上了额头,宋乔安皱了皱眉,艰难地睁开眼,正是乔氏那泪眼婆娑的脸,麻衣缟素,头上还带着白花。

  此刻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看了乔氏一眼,便又闭上了眼睛。

  “安儿,娘对不起你……”

  乔氏见她浑身发抖,额上冒着虚汗,已是气若游丝,却也只能无助地掉着泪。

  才为新寡的她在这家里做不得主,想请郎中也没法!

  宋乔安有点看不下去,拍了拍她的手,给了她些安慰。

  这风寒发热并不是什么大病,但在这古代,又生在这样的农家,无医诊治,便是用些偏方也得捱上一些时日才能痊愈。

  “嫂子!”

  房门被推开,刘氏腆着六个多月身孕的肚子进门来。

  “嫂子,安娘好些了吗?”

  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平时这刘氏都是“死丫头”地叫,何时见过她这般“慈眉善目”了?

  宋乔安撇过头看了一眼,这刘氏不知是孕期水肿了还是咋的,脸越发像个猪头。

  这边,刘氏倒未理会宋乔安警惕的眼神,已然走到床边,瞧了瞧,故作心疼道:“哎呦,这小脸苍白的,都瘦了一圈了!”

  乔氏擦了把眼泪,客气地端过一条木凳。

  “她三婶,劳你挂心了,你身子不便,快坐吧!”

  “嗨!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刘氏一屁股坐下,眼睛却打量着屋内的陈设——

  鸳鸯龙凤床,雕花漆木柜……还有那几条上好面料的花被,不经意间翻了个白眼:这宋老大给这女人置办的物件还真不少,尽是好货。

  她又瞥了眼乔氏那即便披麻戴孝也掩不住的清丽容颜,油然生出一股恶心——呸!狐狸精!

  刘氏的表情宋乔安都尽收眼底,可惜此刻她实在没有力气,只得眼不见为净,把头撇向一边。

  乔氏看了一眼,知道宋乔安不待见,回头满是歉意道:

  “她三嫂,劳你挂心了!安儿无大碍,你身怀六甲实在不必前来,当心过了病气儿!”

  “嫂子拿我当外人不是?”

  “这……自然不是!”

  刘氏用手示意秦氏靠近,喜滋滋道:“嫂子,安丫头有福气哩!”

  乔氏一愣,面色有些难看,“安儿如今卧病,哪来什么福气?”

  “呵呵……这你就……”

  “咳,咳,咳……”

  房门外响起几声重重的咳嗽,宋婆子冷脸背着手站在门外。

  “老三媳妇,回你屋去!”

  刘氏撇撇嘴,不再言语,撑着桌沿起身,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慢吞吞走出去。

  “娘!”乔氏将宋婆子请进屋,对于这个婆婆,她是畏惧的。

  宋乔安睁开眼,哪怕她只来了一个月,这个宋婆子的手段她也是知道的。这十里八村,恐怕找不到比她更厉害的人。

  宋婆子昂起头,不过五十几岁年纪,却是满脸的皱纹。只那双向上挑的眼睛,透着精明和算计。

  进屋来坐下,她没有看躺在病床上的宋乔安一眼,而是将满心的怒气压下去,面无表情地打量着乔氏。

  “娘!”俯首站在旁边乔氏有些惧怕,“娘可是有事吩咐儿媳?”

  “无事就不能进你这屋了?”

  “儿媳不是这……”

  “好了!”宋婆子摆摆手,不耐烦道:“我让老二去请了郎中,你也别再这一副寻死觅活的样子,大喜日子晦气!”

  “儿媳替安儿谢谢娘!”乔氏喜极而泣,跪地道谢,想着终究骨肉亲情,老人家还是舍不得。

  宋婆子语气稍缓,“起来吧!”

  乔氏一边起身,一边用袖擦泪,难得地挂上一丝笑,“娘,家里有何喜事,可是凤娘与张家的婚事……”

  “这个不用你操心,你还是操心安丫头的婚事吧!给,替她买几身鲜艳衣裳。”宋婆子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搁在桌上。

  “别人是大户人家,见不得土里土气!”

  一两银子!庄户人家一年也挣不到一两,而且还是整数。便是宋老大走南闯北卖货也极少能拿出一整两银子来。这宋婆子平时抠的连一个铜板都舍不得,如今一出手便是一两整银……宋乔安心里明白,定是把她卖了不少钱。

  “咳咳!”

  她挣扎着想起身,却毫无力气。

  乔氏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片刻,被宋乔安咳嗽声惊醒,“娘,您说什么?”

  宋婆子不紧不慢道:“昨日李媒婆上门,为安丫头寻了门好亲事,锦州城里的人家,三日后来领人!”

  “娘!安儿才十五岁!”

  “十五岁咋啦?老婆子我十五岁,大郎都出世了!”

  “可……”任凭乔氏平日如何怯弱,此刻却顾不得了,“可安儿是我与大郎唯一的孩子,大郎生前就说过,不会委屈她,如今大郎刚走,却要让安儿去百里之遥的锦州,还不知……还不知那个所谓的大户人家是何龙潭虎穴?”

  “哼!不去也得去,还由得了你?”宋婆子冷笑,瘦削刻薄的脸有些狰狞,“这野丫头到底是不是老大的孩子,你……自己清楚!”

  宋乔安扭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乔氏眼里噙着泪,却没有掉下来。

  “娘,您打我骂我都行,可您怎么能当着孩子的面说这样的话!”

  那宋婆子早就视娘俩为眼中钉肉中刺,若不是宋老大生前极力护着,早赶出家门去了。如今宋老大更是被这个野女人克死了,心里哪咽得下这口气。

  “老大是个老实人,可我老婆子清楚得很!他把你带进家门还不到八个月,你就生了这丫头,不是野种是什么?你要是清白人家的,那我问你,你娘家在何处?姓甚名谁?”

  乔氏一时语塞,脸色愈加苍白,双肩微微颤抖着……

  她,不能说!

  “哼!不敢说吧!怕说出来,丢了你爹娘老子的脸?告诉你,咱老宋家丢不起这人!这野种养了十五年,也算仁至义尽了!还想敲锣打鼓风风光光嫁出去?呸!”那宋婆子啐了一口,起身往外走。

  ------题外话------

  哈哈哈……我墨吉吉(当然不是我墨迹的意思,别想多了)又回来了!这次是农女,不知道合不合大家口味呢?没关系,没胃口的小可爱安娘可以送一瓶秘制辣椒油给你下饭!哈哈哈……最近不能出门,但是节日还是要过的,祝小可爱们情人节快乐哦!至于没有情人的,咳咳……我也不介意客串一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面包零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门福女之王妃有点辣,农门福女之王妃有点辣最新章节,农门福女之王妃有点辣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