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无咎 第六十三章 明位分反客为主

小说:万法无咎 作者:巡山校尉 更新时间:2019-07-01 14:13:48 源网站:八一中文
  康韬壁此语一出,归无咎以下人人色变。

  明皓铉尚未出声,归无咎对面那胖道人已抢先开口道:“康师兄所言大大不妥。这六位乃是我莲台宗宾客,岂能刀兵相向?更何况康师兄乃是二重境修士,岂不知知止先后,鱼龙之别。若越次出手,岂不是平白低了师兄身份。”

  几位散修未料到莲台宗内之人竟果断出言,连忙附和点头,看向胖道人的神色也多了几分感激。

  康韬壁冷笑道:“本人又不会使出“四生灭”一流的手段,只是寻常一击考较丹力而已,袁师弟何必偏帮外人说话。”

  胖道人依旧摇头道:“就算是寻常一击,也不妥,不妥。”

  胖道人名为袁客庄,他虽只是金丹一重境修为,但和康韬壁据理力争,却毫无惧色。

  这是因为袁客庄和康韬壁二人本是一师嫡传的师兄弟,年齿不过相差三岁。二人入道练气、破境灵形、成就金丹都不过是前后脚的功夫,自然是平辈之交。

  尽管最终袁客庄倒在“知止”一关之前。但在他面前,康韬壁却摆不出未来元婴真人的架子。

  康韬壁鼻中传出哼声。只见他突然一甩袖,分腿一跨,右足在地上重重一磴,脚下细腻白瓷砖瓦立即粉碎。大殿之中蓦然狂风大作,一道滔天气浪压的殿内诸人喘不过气来。手臂挥处,一股强横巨力横出截击,又猛又奇。

  明皓铉立即上前一步,挥袖洒落光华,护住归无咎等六人。今日之宴是他所主持,一身威望颜面所系,怎能容得康韬壁肆意撒野。

  不料康韬壁这道掌力似虚似实,朝着右侧一卷只是虚着。划了半个圆圈立即左拐,竟朝着胖道人袁客庄击去。这出奇一击,分明是蓄谋已久。

  几位散修见莲台宗自相攻伐,无不面面相觑,莫名其妙。

  袁客庄反应不慢。张口吐出一道白色烟气。这道烟气极迅速的收缩凝形,化作一枚光洁饱满的白珠。

  随着他口中念诀,同时伸出右手拇指在这白珠上重重一捺。白珠形态立即再生变化,化作一块扁扁平平的圆饼;再弯曲凹凸,变成一只极薄的白玉瓷碗。

  白瓷碗翻了个筋斗,倒扣在袁客庄头顶。随后十八道珠帘般的淡色光华垂下,将他牢牢护住。

  这一切都是刹那间事,“砰”地一声振聋发聩的轰鸣传来,康韬壁这一击和袁客庄所放的玉润光华正面对撼,随后一阵乱晃,崩解星散。整个大殿似乎也随之一阵摇晃。

  袁客庄面色平静,一抬手将头顶笼罩的光华震散,深吸一口气,将之尽数纳入腹中。此乃他精研已久的压箱底秘术,虽只脱胎于金丹境中最普遍不过的神通“气化神兵”,但几经锤炼,已经修到了不弱于上乘神通的地步。

  康韬壁出奇一击,并未建功。

  归无咎暗暗思索康韬壁用意。

  旁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在归无咎眼中,在场之人修为高下,可谓眼中洞若观火。

  这位袁客庄真实功行,在金丹一重境中着实不弱,和探玄会中余玄宗、玉京门、星月门等大派精心挑选的那七八十位随侍之人也相差不远。想必此人当年也是距“知止”一关只差半步、却最终抱憾驻足之人。

  而康韬壁方才一击之力,好巧不巧达到了袁客庄所能抵挡的极限。接下这一招,袁客庄表面上若无其事,但实则丹气紊乱如麻,几乎处在脏腑受创的边缘。

  归无咎可不认为一切只是巧合,又或者康韬壁技止于此。

  果然,不待明皓铉、袁客庄等人开口问罪,康韬壁抢先言道:“诸位师弟勿惊。康某为了以示公平,教来人心服口服,这才先出手一试。”

  双目在散修一列来回扫视了一番,康韬壁得意的道:“康某突施冷箭,袁师弟却能游刃有余的接下这一式,诸位都看在眼中。其余五位师弟,功行皆不在袁师弟之下,要做到此事自然也不在话下。

  “等第宗门与山野散修,到底是有差别的。为示诚意,接下来康某只以八成力道出手。若六位仍不能接住,便请速速离去。康某也算是仁至义尽。”

  明皓铉、袁客庄脸色一变,但却并未开口。

  归无咎心中冷笑。

  康韬壁看似是个颠倒错乱、肆无忌惮的行事风格。但是他今日前来闹事,分明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譬如此时,他这一番言语便把明皓铉退路堵住。

  即便在场之人有心思灵透的,猜出所谓“其余五人功行不在袁客庄之下”只是虚词,那也无用。难道明皓铉还能公然揭短,言道莲台宗只有袁道人一枝独秀,其余五人其实逊色甚多不成?

  那样等于平白丢了莲台宗的脸面。

  就在明皓铉思索对策之时,康韬壁丝毫不给旁人喘息的机会,又踏前两步,站立在排名最末的那人之前。

  这人是一位头戴云巾的年轻书生,见康韬壁如鹰隼般的锐利目光,不由心胆一寒,抱拳道:“在下西北吐琉山散修司徒……”

  康韬壁哪里有心和他罗唣虚文?嗤笑一声,反手一掌卷动丹力,平平正正的推出。力量雄浑直出,并无一丝花巧。

  他行事虽然极霸道蛮横,但还算守信用。旁人观之,这一击果然比刚才对袁客庄出手时的声势弱了两分。

  这年轻书生大惊,连忙伸手抵挡。双臂回环一抱,凝成一道翠玉光华聚拢心田,犹如宝瓶。

  二力相交,年轻书生看似光鲜的防御手段如纸糊一般应声破碎,身子向后一仰,重重仆倒在地,口鼻之中溢出鲜血。

  康韬壁哈哈大笑道:“这等荒野杂毛,明师兄竟将之招徕代替莲台宗修士出行。可笑,可笑。”

  明皓铉脸色铁青。

  这位年轻书生闻言面色赤红,满面羞惭嫉愤。挣扎着爬起身来,又吐了一口鲜血。以长袖掩面,跌跌撞撞的便往殿外去了。

  只是他分明慌不择路,失措之下被门槛一绊,又跌了一个狗吃屎。

  康韬壁见状更加得意,忍不住纵声长笑。目送那书生连滚带爬又走出十余丈,取出一件摇篮般的飞舟远远遁走。到似是以悠扬笑声,送人直上九霄。

  出现如此变故,另外三位散修脸色大变,深恐步了年轻书生后尘。连忙将早已收入囊中的百盒精玉取出之后丢在案上,转头匆匆转身离去。

  归无咎心中暗笑。那年轻书生离开之时看似狼狈之极,但归无咎在他双眸中分明捕捉到一丝狡黠果断之意。他登舟离开的瞬间,更是如释重负。

  原来这一位借势离开,看似无比慌乱。实则藏了小心思借机吞没了百盒精玉。情急之下,莲台宗多半忽略了此事。就算当堂开口追索,年轻书生也可以心神失措作为掩饰,没人会想到他早已起了贪财之心。

  下界之中,不同层次的人各有其生存之道。

  此时在场客人被康韬壁赶走四位。尚余归无咎和身畔这位对他暗含敌意的清瘦道人。

  康韬壁言道每人接她一击。但其实心中满拟只一出手,便能收杀鸡儆猴之效,余众必作鸟兽散。这时见自己立威一击,竟未将其余五人全部惊人走,立刻便有几分不悦。

  修道界中,弱肉强食、媚上凌下本是常态。面对不明根底、抑或面上功夫需要做足时,自然千好万好;但若撕破伪装,一言不合便要见血。

  此时康韬壁便是如此。

  他见归无咎等二人大剌剌不识进退,脸色一沉。双手一台,两道掀起骤风青芒的丹气分向归无咎二人袭来,竟是要以一敌二。

  不仅如此,整个出手的过程中,康韬壁并未正眼瞧归无咎二人一下。

  清瘦道人原本已回到座上。此时连忙起身,大喝一声。双掌之间凝成一大一小两道灰蒙蒙的气团。大者犹如圆盘,小者却和巴掌相若。随后那稍小的气团凝结在较大的气团正中,牢牢封住门户。

  另一头归无咎却恍若未觉,安坐席间。饮了一盅之后,品尝碟中名为“凤舌丝”的一味异果。此果表皮赤红,内里淡而粉嫩,滋味之甘美足见新奇。

  说时迟,那时快。康韬壁出手之后只半拍功夫便尘埃落定。那头清瘦道人身子晃了一晃,右足往后退了半步,将自家座下屏背紫椅一足踩的粉碎。

  但他面前两道灰气凝成的云团,虽破碎成大小七八瓣,到底并未彻底洞穿。

  此人果是有几分斤两的。

  至于另一道朝着归无咎的攻势。康韬壁出手之际明明如风潮信起,凛然生威。但这股气机半途中突然消散的无影无踪,归无咎依旧坐在那里品尝美酒鲜果,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一下不但是康韬壁面色大变。明皓铉、袁客庄、清瘦道人,袁客庄下首五人,乃至原本隐于暗处、冷眼旁观的二十四为行走。无不同时起立,惊疑不定的目光聚焦在归无咎身上。

  归无咎又饮了一盅,这才施施然站起,笑道:“诸位勿惊。借助一件防身宝物的小小障眼法,不值一提。”同时伸手在空中一点。

  却听嗤啦、嗤啦一阵冰晶破碎之声传出。众人这才发觉,原来一道几乎完全透明的气墙凝结成冰,阻隔在归无咎和康韬壁之前,抵住那颇为猛烈的一击。

  众人听说是借助法宝之力,脸色这才缓和下来。

  康韬壁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神色,冷冷一笑,大声道:“二位既然过关,康某也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一切便请自便。”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出了殿门。

  康韬壁来去如风,外人不明就里,不免愕然。但莲台宗内之人都是知晓内情的。

  莲台宗原拟出行荒海的人选中,其中半数如袁客庄辈,都是明皓铉麾下得力的人手。这一拨人平素是一股机动力量,此时如遵照上宗安排远履荒海,等若断了明皓铉的手足。

  正因为如此,才有筹谋靡费精玉雇佣代役的举动。

  康韬壁一番搅扰,代役之人六去其四。

  时间紧迫,此时再去搜寻旁人顶替,已经有所不及。这意味着殿中明皓铉麾下六人,必定有四人要亲自跑一趟。

  虽未能将清瘦道人和归无咎一同收拾了,康韬壁心中也差可满足。更何况如果做得太过,明皓铉若当场翻脸,康韬壁也无必胜的把握。

  清瘦道人对康韬壁来去漠不关心。他的注意力从始至终都在归无咎身上。

  他变脸也快,一听闻归无咎是仰仗了法宝手段,脸上惊惧敬畏立即消失,转化成一脸轻蔑,心中敌意成见反而更深。

  他想当然的以为,这次代替莲台宗出行的诸人中,排名靠前者别有赏赐,或许荒海之行中亦更有更大的自由度。先前袁客庄给予归无咎额外的五十盒精玉也可以佐证这一点。

  他自视甚高,当年阴差阳错之下未能破了“知止”一关。但也不过差了半步。原本以为首席必是自己的,却不料被归无咎夺去。

  这时华天图连忙上前,在明皓铉耳边耳语几句。

  明皓铉双目射出奇光,审视对手般的看了归无咎几眼,上前道:“想不到成道友竟是有望破境之人。”

  归无咎轻轻摇头,似乎无甚所谓的道:“渺茫的很。”

  方才归无咎先使出神妙手段抵挡住康韬壁进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又归因于法宝外力。这使得殿内诸人的心情如同海波一般经历一道起伏。

  这时恰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刚坐下的诸人又“蹭”地站立起来。未想到眼前这一位,竟然是尚有望突破“知止”一关的散修!

  须知散修之中,每一位得以成就元婴之人,心性、毅力、悟性、机缘,都是非同小可的。岂不是说眼前这位成不铭,以后有望达成这一步?

  想到此处,殿内之人看向归无咎的目光愈发不同。那清瘦道人双眸中嫉妒、敌视之外,更多出一股自惭之色。

  明皓铉皱眉沉思片刻,缓声道:“今日便先散了。着执事道人带方道友回馆舍歇息。请成道友随我来。”随后一道遁光,身影已在正殿之后,自一道偏门拐进。归无咎随后跟上,不落半分。

  经历三四个转折,二人同入后殿一间静室。室内甚为清减,一榻两席,一张矮小方桌当中隔断。

  明皓铉道:“成道友请坐。”

  归无咎告罪一声,洒然落座。

  明皓铉自袖中取出一件纳物戒,一言不发的丢在归无咎面前。随后屏气凝神,犹如禅定。归无咎伸手一摸,神识感应。当中所藏,却是精玉百盒。

  这数目说少不少,说多也不算多。

  归无咎讶然道:“明道友这是何意?”

  明皓铉脸上笑意似乎深不可测,悠悠道:“有两条路供成道友选择。”

  归无咎不动声色道:“愿闻其详。”

  明皓铉道:“第一么,这百数精玉算是莲台宗的礼物。履足荒海的二三十年,还要劳烦成道友尽心尽力。待得回返之日,鄙派另有三倍谢仪奉上。”

  归无咎眉毛一挑,反问道:“那么敢问第二种选择是何名目。”

  明皓铉双眸之中清光盈盈,和归无咎四目相对。只听他沉着道:“百盒精玉依旧是赠与成道友的礼物,只不过不是来回两次。而是每年皆有,都是这个数目。一直到成道友主动拒绝的那一日为止。”

  归无咎怔了怔,思索良久。随后点头道:“成某明白了。”

  每年百盒精玉,若是终身领取,一千年就是十万。对于三等宗门来说,这也不是个小数目。

  明皓铉所谓的两个选择,其实是应对归无咎修炼中的两种情况。

  若归无咎破境“知止”并未成功,则取四百精玉;若一举鲤鱼化龙,则就此秉受莲台宗供奉,好处享用不断。

  与其说是选择,不如说是拉拢。

  归无咎目光游离,似乎在纳物戒中上下扫视,迟迟不愿离开。沉吟半晌,问道:“那明道友需要在下做些什么呢?”

  明皓铉笑容很是欢悦,似乎一切都在他把控之中。当即自袖中抽出一枚接近尺许的青玉令牌,双手执之,交到归无咎面前。呵呵一笑道:“此番我莲台宗一行十人,以成道友为首。万望成道友照拂好我门中诸人。”

  归无咎极快速的将纳物戒收入囊中,满口应下道:“好说。”

  明皓铉心中暗暗点头。

  此次上宗征发人手,每一家三等宗门按例该出十二人。照此份例,莲台宗闲余人手几乎无一能免。其中和明皓铉走的较近的六人他设法以雇佣之法替之,保存力量在自己身边。至于其余六人则不关他事,他也不欲多管闲事。

  康韬壁半路杀出,看似坏了明皓铉计划,六个员额直损其四。但对于明皓铉而言,并非不可接受。

  因为今日席间左侧那六人,唯有第一席袁客庄、第二席龙源保在明皓铉阵营中尤其重要,远远超出其余四人。

  尤其是袁客庄。此人和康韬壁本是同门师兄弟,师尊是门中一位谢世五六十年的元婴真人。这位元婴真人生前偏私袁客庄,所余资财底蕴尽数交于他手。袁客庄破境知止未成,深恐怀璧其罪,却是投靠了明皓铉。

  至于另一位龙源保,在莲台宗内别有人脉勾连,能量也非同寻常。

  这两人无论如何,都是决计不能放出荒海,就算无有危险,也是相当于斩断臂助。故而清瘦道人和归无咎二人能够过关,已经达到了明皓铉的最低期望。至于其余四人不得不往荒海一行,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只是有一桩棘手之处。原先计划中六位派内修士、六位派外修士结成同伴,自然以莲台宗修士为主。

  六位与明皓铉较为疏远的金丹修士中,其实也有一人功行较深,几乎与袁客庄不相伯仲。此人是原定的一行十二人的首领。

  可是千算万算,没料到招徕的修士中,竟有一位即将破境知止关的散修。此人若是不日破境成功,且不说一重境修士指挥准元婴真人本就是笑话,这一上下颠倒的异象落在旁人甚或上宗眼中,更加不伦不类。

  明皓铉权衡之下,也只得当机立断,决定将归无咎拉拢过来,领队出征。

  所幸归无咎的散修身份应当是绝对可靠的,因为但凡有几分背景的修士,若有望破境“知止”,必是潜藏门户不出的,绝不可能云游四海。

  相叙已毕,明皓铉见归无咎欲请告辞,又取出一枚玉简道:“这是我莲台宗一行十人的身份讯息,擅长手段,脾气秉性等琐碎资料。并无甚大的用处,只当临事之际,或可助道友作出更妥善的安排。”

  归无咎当即谢过,将玉简收入囊中。

  诸事安排妥当,明皓铉又道:“三日之后,四十八派同行。一切就托付道友了。”

  Ps:一个场合,就合成一章吧。分章没意思,再写一章也写不动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面包零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万法无咎,万法无咎最新章节,万法无咎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