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你为光 Chapter 85:责问(1)

小说:于你为光 作者:烈酒蔷薇K 更新时间:2020-05-29 03:41:15 源网站:万书楼
  那一吻带来的不仅仅是帝泽的思念,更是对这些日子白枭惶惶然心绪的一种安抚。这一吻来得及时又猛烈,抹去了所有躁动不安的现状,同样也消散了所有对过去仍有余悸的心惊胆战。直到此刻,白枭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摆脱了之前的惨烈战况,重新回到了现在的平静之中。

  时间流逝的很快,这之后他们又简单地说了会儿话,包括他们的遭遇过程,帝泽的想法等等,中间不乏一些娇嗔和抱怨,掺杂在两个人的对话中却完美地成为了彼此间的调味剂,让人感到格外的愉悦。对于白枭来说,她真是拿帝泽没有一点办法。尽管刚刚还很是气恼,但自从那一吻之后白枭就再也没有生起气来。帝泽看着白枭精致的脸颊又有些惨白,这才结束了聊天,让她好好歇息。白枭对此也没有多说什么,确实现在身体没有恢复的太好,就连聊天都有点疲倦,多歇着总没有坏处。

  “五天后在大殿见我,”帝泽站起身子,声音里的威严不由自主地流露,这是他的身份使然,同样也是证明了这句话的重要性,只是待说完这句话,她的语气又变得柔和起来,“这些天就先好好休息吧。”

  “知道啦,”白枭忍着笑装模作样,“慢走不送,王上大人。”

  帝泽临走前挑眉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便直接踏着慵懒的步子离开了房间。等到这间屋子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白枭这才重新躺回了床上休息。只是耳朵清净了,脑袋里原本被压制住的如瀑般的众多想法便一股脑涌了上来。

  尘的身世是直到他去世她才意识到的事情,却让白枭为此震惊了许久。天族和妖族的混血,在如今这个时候听起来是多么的荒诞,可是事情已经发生,无论再怎么不可置信却也是事实。

  她忘不了尘挡在她身前时候的模样,几乎是一闭眼就会有无数次情景再现。那样血淋淋,又那样真实。就是这样一个混血的人,拥有大部分天族血统的人,选择了站在妖族的立场上,又或者说选择了保护自己心中的信义,这也让白枭不由得思考起来天族和妖族的关系。自她有记忆起就是大战,是杀戮,是天族和妖族的势不两立,然而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共存亦或是不存在威胁的可能。如果这种可能真实存在的话,似乎帝泽所说的她的父母身世,就会有一个大胆而真实的猜测。

  事实上在无形中接受的上古时期共存状态的信息,无疑是给了白枭一个强有力的心理建设,才保证在她胡乱想象的可能性里没有产生更多的自我否认。

  再就是沈言,那个自始至终都神秘的人。从在人类世界就一直耍着花样想要至他们于死地的大祭司,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要这样大费周章。为了权利?大祭司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甚至可以和妖王的力量相抗衡,他还有什么可以去争夺的呢?又有可能,只是为了兴趣?

  可是谁会为了这种兴趣去这样大动干戈?白枭的第六感告诉她,沈言在筹划更加庞大的计划。总而言之白枭是想破了脑袋,面对无数个无人解答的问题烦躁地喘了口气索性去想别的事情。这一串问题其实很容易连成串地想下去,但这种方法的结果就是到头来也是没有想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只当是窝在床上打发无聊的时间,白枭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里似乎有别人来过,但她也全然不知道了。

  时间过的飞快,因为伤的严重,这之后白枭又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四天,这才算是彻底地痊愈。这中途帝泽没有再来打扰,倒是弥葉拽着三个大男生时不时来探视,在这段百无聊赖的日子里也算是给了白枭些许的乐趣。他们聚在一起暗搓搓地讨论了很多问题,每次都是聊到月亮高挂这才分开。

  离帝泽说的五天后就差一个晚上。这几天帝泽又像是失踪一样根本见不到人影,只是偶尔听说妖族内部又有了什么事情发生,才能知道这个家伙在做事。白枭不由得想起最开始遇见帝泽时候的那个正太的模样,虽然冷漠地让人抓狂,却也是真的可可爱爱。哪像现在,每天都处在欠揍的范围内,时时刻刻挑战着白枭的臭脾气。

  其实比起妖王的这个身份,白枭的印象还是被他那个可爱模样的形态先入为主。即使帝泽早就已经恢复了身份,两人在彻底回到妖族之后其实见面次数却并不多,屈指可数的相见相比起那段每天居住在一起的日子,帝泽实在不算是什么可怕又可敬的存在。所以比起弥老等人又或者其他几个伙伴来讲,白枭很少打心底里将帝泽看成是不可侵犯的神明。

  这件事情是白枭没有意识到的,自然其他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但这也恰恰缓解了白枭在某些时候的矛盾心情,就比如在得知帝泽是妖王的时候,那一瞬间的踌躇和退缩,挣扎的心情,终究是被心里的这种感情所击败,从而勇敢地踏出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步。

  她是喜欢他的。

  这是白枭这几天得出的结论。

  起初她不信一见钟情,更不信闪电般的坠入情网。只是当一切都发生的时候,似乎所有的事情都顺理成章,且恰当又合适。白枭别的没什么,就是喜欢钻牛角尖。一旦确认了自己喜欢帝泽,就不会因为身份的差距而选择放弃。再者,她想帝泽也是喜欢她的,否则就不会有之前的一幕幕。

  确定了心思,白枭早早上床睡了觉。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未来她和帝泽要走的路还很长,且极其艰难。

  翌日,天还未亮,白枭就被弥葉喊了起来,睡眼朦胧中发现站在弥葉身边的克里斯神情不大对,视线悠悠再往下看,白枭总算知道了哪里不对。只见克里斯的大手松松垮垮地牵着弥葉的手,十指似有似无地接触着,反观弥葉倒是一副坦然的模样。突然就明白旁边为什么克里斯看起来那么僵硬又害羞的白枭,看向两人的眼神变得诡异了起来。

  “你俩……”白枭斟酌着语言。

  “嘿,枭枭,我跟你说,”弥葉嘿嘿地笑着,凑到白枭身边小小声地说,“他说喜欢我,怕不说以后有啥任务真的那啥了就来不及了,我看他也挺顺眼就同意了。”

  “那你哥……”白枭瞠目结舌。

  “别提我哥,他正为这事儿生气着,”弥葉直起身子仍然乐呵呵地,看不见半点恼怒,努了努嘴示意白枭看向门外背对他们靠墙站着的弥桦道,“觉得好哥们不打招呼就抢了自己的宝贝妹妹呗。”

  好家伙,有人进展比自己快了不知道多少倍。白枭无言,选择性眼瞎忽略掉两个人的小动作后,瞅了瞅门外的淇冶正跟弥桦低声交谈什么,遂陪着笑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自己的守护者服装。时间兜兜转战就过去了,等到白枭把东西都准备好,门外的侍卫正巧就过来通报帝泽的召见。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敛去嬉皮笑脸一同出了屋子,一直在门外等待却懒得进屋的淇冶和弥桦率先走在前面,后面跟着悄咪咪打情骂俏的弥葉克里斯,白枭则走在最后看着前面的几个人,恍若隔世的感觉依然没有散去。

  如果那一战没有坚持到底,没有他们的支撑和其他人的援助,这样幸福而平静的日子怎么可能还会发生在他们的身上?不论他们,如果失守,幽州城还会有吗?妖族还会这样安宁吗?这般想着,白枭似乎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几个人嘻嘻哈哈一路,殊不知一场狂风骤雨正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而狂风骤雨的中心,就是帝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面包零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于你为光,于你为光最新章节,于你为光 万书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